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民俗研究院 > 文港毛笔制作历史悠久

文港毛笔制作历史悠久

2019-05-25 04:38

摘**要:文港毛笔制作历史悠久,世代相传,已成为当地民众的一种独特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但随着现代技术的迅速发展,传统文化生态逐渐消逝,文港毛笔生产也隐忧重重,世界观、价值观的变迁,社会评价体系的分裂,毛笔制作群体地位低下,技艺传承难以延续。在民俗文化的这种“被动”转型中,诸多深层次矛盾日益凸显,因此,毛笔制作必须进行“改良”,注重实用性与艺术性的协调,满足多元化的市场需求。**

关键词:文港毛笔;制作技艺;文化生态;社会评价体系;改良

一、传统文化生态的迁变

文化生态学这一学术概念是由美国进化派人类学家朱利安•斯图尔德(Julian Steward,1902—1972)提出的,虽然这一理论仍不无缺憾,但这种主张用生态学系统、联系的观点解释环境与文化之间的动态关系的新视角对整个人文社会科学界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文化生态不是一个单独的存在,而是一个复杂、纤细的生态系统,是各种因素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形成的“生物链”,如同自然界一样。正如有的学者所指出,文化生态系统是文化与自然环境、生产生活方式、经济形式、语言环境、社会组织、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等构成的相互作用的完整体系,具有动态性、开放性、整体性的特点。一个区域内各种文化共存互生的良好生态体系正如自然界的生物链,在内部机制上是息息相通的。

文港毛笔的生产制作也是一个区域内各种因素长期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结果,或者说维持其文化生态系统的存在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第一,文港毛笔制作历史悠久,文化传统深厚,毛笔制作是当地世代相传的一种生存技艺。从文献资料来看,文港毛笔制作源自古代中原地区,据说在蒙恬发明柳条笔以后,毛笔在咸阳城内风行起来,并且迅速得到改良和发展。“当时有咸阳人郭解与朱兴,由中原流入江西,在李渡一带传授毛笔的制作技艺。”虽然这是一种传说,但在现实中仍可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在文港毛笔制作专业村——周坊,今天不少传统建筑尚保存“汝州后裔”、“汝南世家”、“泽承丰镐”等匾额,为其毛笔技艺源自河南汝州至陕西咸阳一带提供了重要实证。“‘汝州后裔’是不忘本,搬到江西进贤文港,还念念不忘河南汝州老家。这不忘本还不算,更要追根溯源,拷问良心,我们周家吃饭发家靠的是什么,‘泽承丰镐’四个字又追到了西安咸阳。”也有学者认为文港毛笔制作的历史迄于东汉末年,“东汉末年迁至江西进贤县文港,靠制造毛笔起家,世代繁衍。‘承泽丰镐’是说这个家族的制笔技艺渊源远在秦都咸阳(西周称镐京)……从晋代开始制作毛笔。家家是作坊,人人会制笔”。另据族谱记载,文港镇的邹姓是山东迁来的,文港毛笔的制作技艺是在西晋时由山东省邹县传授而来,至今有1600多年的历史。因而,在这个具有千年以上毛笔制作传统的小镇,人们从一出生就与毛笔结缘,耳濡目染,传承着祖辈留下来的制笔技艺。当地流传一句谚语:“出门一担笔,进门一担皮”,这是过去当地制笔人生活的写照,毛笔一般自产自销,既要在家制笔,又要出外卖笔。千百年来,制笔、收皮、卖笔成为文港人生活的三部曲,而这种传统与精神,薪火相传,内化于人们的行动中,也铸就了文港毛笔史的辉煌。号称中国四大名笔的“上海周虎臣”、“武汉邹紫光”、“北京李福寿”和“湖州王一品”,其前两个品牌的创立者周虎臣与邹法荣均为文港镇人。第二,文港经济资源匮乏,人多地少,生存压力迫使人们不能依赖农业收入。据统计,目前文港全镇总面积54.5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26000亩,总人口6.4万,流动人口1.5万。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不把流动人口计算在内,每个人平均只能分配到四分多的田地。人多地少造成的生存压力使得当地人无法完全依赖农业生产,需要借助家庭副业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这样,祖辈传承下来的手艺必然成为当地人生存与发展的首选。第三,文港的毛笔生产形成了较大规模,从业人口众多,成为其地域标志性文化。文港毛笔制作主要分布在周坊村,钱塘村,后逐步扩散至张罗村、上屋村、上埠村等92个自然村。以周坊村为例,周坊全村420户,总人口1680人,从事毛笔制作的有357户,占总户数的85%,从事毛笔制作人数为650人。据统计,文港目前毛笔年产量达1.5亿支,在国内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第四,文港具有江南最大、全国第二的皮毛笔料市场,并逐渐衍化出现在的专门性笔市。文港人在卖笔的过程中,不断收购各地的皮毛,随着皮毛的集聚,渐渐地在当地形成了一个皮毛笔料市场。但随着近几十年来全球自然生态的恶化,不少动物趋于灭绝,动物保护日益受到人们的重视,禁止捕杀动物尤其是稀缺性动物的法令相继出台,因而皮毛交易受到不少影响,但笔料市场仍得以继续发展。过去,人们白天种地,晚上制笔,赶上农历尾数为一、四、七的日子就参加镇上的“笔市”,产销结合。在当集的日子,全国各地客商云集,人头攒动。第五,文港毛笔作坊众多,民俗气息浓郁,毛笔制作技艺具有很强的传统性。技术民俗的传承主要依靠父传子,母传女的亲属关系链,生产过程比较精细,工序多,主要依靠手工劳作。从原材料到毛笔制成,主要包括水作(盆作)、干作和修笔三个部分,工序较多,据统计,目前文港毛笔制作较精细的需要工序达128道,可见毛笔制作的精细与繁杂程度。

不同于其他地区毛笔产业的萧条,文港毛笔近年来却空前繁荣,产量逐年上升,但潜在的危机正在浮出,就全国市场来说,“蛋糕”并未增大或者准确地说正在逐步减小,在现代技术的碾压下,传统文化生态系统正逐步遭受破环。“民间文化生态系统的整体协调是民间艺术得以健全生存的基础,而民间文化生态环境的失衡则意味着民间艺术生存环境的失落。”从全国毛笔生产来看,自近代以来的西化思潮及文化全球化的趋势,文化生态的失衡已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了。而考察文化生态的失衡,尤其是探究毛笔生产的式微,离不开联系中国技术史,离不开探究毛笔日常书写与中国书法艺术的当下境遇。

在中国书法史上,对其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的技术革新,笔者认为,至少有三次。第一次是印刷术的发明及其传播,无疑印刷术(包括造纸)的发明及进步对书法艺术是一次大的提升,很多前代的法帖能够通过印刷术得以广泛传播,使很多有志于书法的人都能简捷方便地借鉴前代书法艺术,为书法艺术的精进创造了较好的技术条件,因而它是时代的进步。但技术是一柄双刃剑,人们在享受技术成果的同时也开始依赖于技术,因为印刷文本的存在,抄书习俗日渐减少,潜在的日常书写实践也就相应减少。第二次是近代以来,随着国门的洞开,西方文化的模式不断涌入中国,西方的书写工具硬笔、铅笔、水彩笔、圆珠笔等等在民间不断普及,毛笔逐步边缘化。第三次则是电脑技术、互联网技术发明并普及以后,电子文化成为信息时代的宠儿,对硬笔书写尤其是毛笔书写来说是一次致命性的冲击,毛笔书写实践逐步脱离人们的生活,成为人们心中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楼般的图景。“书法与日常书写的断裂,极大地阻断了电子文化出现之前人们从日常书写通向书法写作的普遍倾向,书法真的成了只是具有艺术胸怀的人才会进入的园地,成了一门纯粹属于艺术范围的行当。”而这种艺术性的书法,也就只能成为少数人无奈的赏玩,毛笔作为普通人日常书写工具被大量生产的文化生态环境也就随之逐步流逝。

相对于第一次、第二次技术革新,第三次技术革新即现代技术社会电子信息文化的发展,对毛笔文化生态的破环是空前的,对毛笔制作及日常书写来说无疑是一次颠覆与否定。它不仅仅在技术层面改变着原有的物质基础,而且在思想观念上“侵蚀”原有的文化基础。由于现代化、科技化的迅猛发展,世界观、价值观的变迁,发展机遇与社会诱惑的增多,年轻人不用固守在家乡从事与社会发展“脱轨”的传统手工艺,向外发展的比较效益更高,因而他们都不愿从事这种地位低下、辛苦且收入微薄的传统制笔手艺,也就是说整个社会文化生态发生了急剧的变迁。据文港毛笔制作技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周鹏程讲述:宣笔现在已经没有真正的传承人,很多传承人甚至已经好多年没有制笔了。而素有“笔中之冠”称誉的湖笔,现在也面临着“青黄不接”。据了解,湖笔目前年产量65万支,其中一半供出口……湖笔的从业人数每年大约以8%到10%的比率递减,湖笔制作行业中最“年轻”的技师43岁。而且善琏湖笔厂从业人员也从鼎盛期的500多人锐减至现在的100多人。虽然文港毛笔目前一枝独秀,甚至扛起了“华夏笔都”的金字招牌,但也存在类似的衰微迹象,隐忧逐渐萦绕人们心头。周鹏程说,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学毛笔制作了,因为这个行业很苦很单调,技术性也很强,学习时间较长,又挣不了多少钱,很多熟练的笔工都在不断转行,制笔队伍人才流失非常严重。

二、“转型”的矛盾:社会评价体系的分裂

在现代技术社会,由于生产力拜物教的影响,人们总是以数量、以规模、以GDP来衡量物品的价值,前技术社会对自然神圣的敬畏之情荡然无存,原来对自然的顺应转为现在对自然的挑战、征服和控制,原来具有丰富内涵的具有美感的劳动变成了赤裸的利润生产,劳动过程变得功利和单调。“在现代技术社会,万物都失去了自身的独立性,丧失了自身的天性。事物的地位和价值唯一地由技术生产的观点所决定和构成,每一事物都是出于技术需要而产生。”63市场价值、利润成为人们是否从事某种职业或生产劳动的首要考虑因素,它导致“人只从技术的标准、特定的视角去看待万物,市场价值、利润大小成了衡量一切事物的标准”64,因而劳动对象——物变成了技术的奴隶,劳动主体——人也变成了技术的奴隶。而这样就使得本来就有多元价值取向的人,“在技术社会中则变成了只从技术(技术是获得金钱的有效手段)的狭窄视野考虑问题的人——一种技术动物”64。

在文港,由于传统文化生态的迁变,现代技术社会生产力拜物教的烙印也日益清晰。过去,当地人制笔主要是生活所迫,人们在种地的同时,为了贴补家用,不得不学习和传承祖辈留下来的手艺,因而,毛笔作坊基本上都是家庭作坊,局限于一家一户的经营模式。同时,由于以家庭为单位,规模较小,人们一般都自产自销,市场范围比较有限。今天,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当地制笔行业逐渐从“副业”中挣脱出来,变副为主,并日益成为当地标志性文化产业。因而,在利润的刺激下,毛笔作坊的规模也不再局限于家庭范围,雇佣现象非常普遍。与之相应,在现代市场的推动下,毛笔行业分工越来越细,毛笔生产、销售分离的现象也逐步出现,产销结合的传统笔庄分化出以销售为主的现代笔庄。从毛笔行业发展来说,这无疑是一次巨大进步,但由于毛笔行业的现代“转型”是外在“被嵌入”的,而不是传统生产方式的自然衍变,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市场秩序、规制的失范,价值标准的互歧等等。在现代技术社会,人们不再留恋于富有情感的传统制笔手艺,而更多以技术、规模、利润的标尺,去衡量一个制笔艺人的技艺水平,或者说以商人的标尺去衡量艺人。这种价值观及衡量尺度的“变脸”,最直接的影响就体现在制笔技艺社会评价体系的分裂。这一“摩擦”反映和投射出传统手工艺现代转型过程中经历的“痛苦挣扎”及内在深层次矛盾。

笔者认为以群体为主体的社会评价体系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权威机构的社会评价体系,另一种是民众的社会评价体系。对第一种社会评价体系,首先需要了解“权威”的概念,“权威”一词是从拉丁文autoritas派生出来的,原意是威信、创始人、财产权或所有权。其本意与动词augere相关,意为增大、增加。autoritas的意思就是通过增添理由来扩大行动的意志。权威反映的是一方对另一方意志服从的一种关系。恩格斯在《论权威》中指出“这里所说的权威,是指把别人的意志强加给我们;另一方面,权威又是以服从为前提的。”因而,权威机构的社会评价体系简洁地说就是权威机构通过其权力、地位等影响、干预社会评介活动而形成的社会评价体系。“由于权威机构在群体组织结构中所处的最高位置,使得它在一般情况下总能集中地代表群体主体的需要、利益。由此,权威机构就体现了群体主体的意志,从而在评价活动中能够现实地体现群体主体作用即能动性。”43从现实来看,社会评价往往呈现多元性,“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因而要确保社会评价的相对合理性难度很大,权威机构通过其地位、影响而形成的社会评价能够保证相对的合理性,也就是说一般都能代表集体意志。但是“作为现实评价主体的权威机构和作为实际评价主体的群体之间在实际上是不同一的……在有的时候权威机构并不能真正代表所属群体的意志,甚至出现强奸民意的情况”。也就是说权威机构的社会评价体系建构于意识形态基础之上,具有政治性、政策性和形式性,而缺乏民众生活的深厚土壤。文港毛笔制作是当地民众的一种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一直以来都是民间的生产活动。因为近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活动的兴起,毛笔制作作为传统手工艺的瑰宝才日益受到人们的青睐,地方政府由此对当地毛笔行业的发展也更加重视,此后,政府的“身影”随处可见。为更好地打造文港毛笔这张名片,当地政府对毛笔制作行业进行了大力扶持与宣传。“近年来政府对毛笔产业做了很多工作:一、免税政策。毛笔是传统手工艺,是草根经济,自古以来都是不收税的。二、举办了几次大型推介活动。2003年在南昌体育馆举办了首届中国毛笔文化艺术节。为了支持文港制笔工人走出去,同年又举办了一个活动,就是文港农民包机进京参加文房四宝博览会,政府每年按一个摊位2000元的补贴进行支持。2004年又举办了南昌“华夏笔都”杯百名书画家艺术展……三、筹建中国毛笔文化博物馆,政府免费提供16亩地作为场馆用地……”在政府的“主导”下,2006年文港毛笔制作技艺顺利入选江西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政府的强势介入与权威机构社会评价的空前影响,在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评选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在评选中,几乎走的都是官方程序,作为“主体”的广大民众被旁置。传承人的评选,虽然也注重制笔技艺水平,但相对于前者,政府视毛笔为当地的文化名片,更注重毛笔对当地经济发展的意义,更注重毛笔的产量、产值、规模,因而,传承人选拔对制笔人的文化、地位及人际关系等外在因素有所偏倚,而缺少从文化持有者的内部眼界去考察传承人的技艺水平。


*文港,江西省进贤县所辖一乡镇,北宋宰相、著名词人晏殊的故里,著名的江南毛笔乡,近年来,毛笔生产发展迅速,在国内市场占据重要地位,2004年,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制笔协会、中国文房四宝协会联合授予文港镇“华夏笔都”的荣誉称号。

李渡镇,历史古镇,毛笔制作历史悠久,当时称清远,与现文港镇相邻,历史上文港镇还曾一度隶属于李渡镇。因为行政区划经常变迁及文献记载的匮乏,笔者很难对文港辖制的历史沿革做出缜密的梳理,但当时毛笔制作深受李渡影响是无疑问的。

抚州地区群众艺术馆文物博物管理所编:《赣东史迹》,1981年,第212页。

聂国柱,陈尚根主编:《江南毛笔乡》,进贤县文史资料·总第16辑,1993年,第8页。

制笔名家周虎臣故里,根据民国壬戌年(1922年)周氏第八修宗谱记载:“长子仁寅名廷寅行焕八字虎臣有传清康熙壬子年正月廿五日寅时生乾隆己未年十二年廿四日殁葬金钩挂玉。”另宗谱中还有其孙婿郡庠生张拂流所写《周虎臣公赞》。

毛笔名店“邹紫光阁”创立者邹法荣的故里。

李渡镇办公室周苏雁先生提供的数据,在此表示感谢。

因艺人个人对制笔要求不同,很难做出完全统一的统计,据笔者观察及与文港制笔名家交流,毛笔制作工序远在128道工序之上,如果把制笔前的准备工作计算在内,大概一支毛笔从原料(原料加工除外)到成笔需要140~150道工序。而要完整观看完一支笔的制作过程,大约需要十天左右。

访谈对象:周鹏程,男,1954年生,小学文化。访谈时间:2010年5月18日。访谈人:刘爱华。

2010年6月19日,在北京农业展览馆举办的首届中国农民艺术节之中国传统艺术与工艺礼品展馆的湖笔展区,笔者在同善琏湖笔厂马厂长和金师傅在交谈中得知目前湖笔的年产量为100万支。

访谈对象:吴国华,男,1971年生,大专文化。访谈时间:2010年4月15日。访谈人:刘爱华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民俗研究院,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港毛笔制作历史悠久

关键词: 必威官网